北京赛车pk106码技巧|北京赛车pk10手机投注

盜墓賊“九層妖樓”旁落網 646件文物“重見天日”

一條線索牽出一個盜墓團伙

2017年年底,青海省文物部門向青海省公安機關通報了一條重要線索,稱都蘭縣出土文物可能將在青海境內被倒賣。

“接到線索后,省公安廳刑警總隊高度重視,第一時間安排專人對舉報線索的真實性進行核查,經過近3個月的艱苦工作,2018年3月15日,省公安廳組織精干警力15人,成立‘3·15’專案組,對案件開展全面偵查。”青海省公安廳刑警總隊侵財案件偵查支隊支隊長吳延幫說。

經過連續不斷的細致工作,專案組基本摸清了盜墓團伙成員的身份、落腳點、看貨時間、看貨地點等相關信息。

3月17日,在青海省公安廳的統一部署下,專案組民警嚴密跟蹤,開展統一抓捕,一舉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11名,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查獲出土文物614件。專案組一鼓作氣,又相繼在烏蘭縣茶卡鎮、河南省、山西省等地再次抓獲犯罪嫌疑人8名,查獲涉案文物32件。

經青海省文物專家鑒定,涉案文物部分為國家珍貴文物,此案文物多、價值巨大,是全國不多見的文物大案。

賊心不死多次下手

2017年11月上旬,都蘭縣犯罪嫌疑人夏某某太、索某某吉、蘇某奎等人懷揣發財美夢,預謀盜墓,踩點后確定了盜掘地點。

因為技術有限,幾個人商量尋找懂行人員,隨即聯系到河南洛陽人韓萬里,同時勾結河南籍朱某海等人意欲共同作案。

山東籍犯罪嫌疑人孫某林也被拉了進來。“朱某海給我打了3次電話,說青海有‘東西’,可以試試,但是他們手頭比較拮據,希望我可以參與,出資盜墓。”孫某林說。

作為犯罪團伙的“組織者”“策劃者”,也是整個團伙的出資人,孫某林心思非常縝密:“我們在出發前就進行了分工,挖土、提土、倒土、開車、放風都安排了人。”

對于地下是否有寶貝,能不能賣到錢,孫某林、韓萬里不約而同地告訴記者,當時都是抱著“賭一把”的心態,挖出來東西就賣,挖不出來就回家。到了地方發現一片荒山野嶺,心里一直打鼓能有什么好東西,但在暴利的強大驅使下,又連續挖了兩天,沒想到真的挖出了寶貝。

“夏某某太和我商量,如果把盜得的文物賣出去了,錢就對半分。”孫某林告訴記者。

一切布局都已定好,犯罪嫌疑人陸續到達都蘭縣,按事先計劃住在索某某吉家中。

在都蘭縣城,孫某林花錢購買了鐵鍬、繩子、十字鎬、編織袋、布匹等作案工具,蘇某奎準備車輛,負責將犯罪團伙運輸至熱水鄉一號墓東側的羊圈墓處進行盜掘。

怎知,在第一次盜掘中,他們希望落空。孫某林不罷休,與略懂風水的馬某選聯系,希望再“努力”一次。馬某選便與孫某林等繼續挖掘之前的盜洞,因盜洞塌方未遂。

“每次挖東西,都是晚上8點開始,一直挖到凌晨三四點,之后回到索某某吉家睡覺。”韓萬里說,“我們每次挖的洞,基本是長約110厘米,寬80厘米,深10米。只有比較瘦小的人才能進去,一個人進最里面挖土,一個人在洞口用繩子提土,一個人在上面撒土。”

“老家有句口頭禪,叫要想富先挖墓,一夜變成萬元戶。所以我也想試試,而且我給考古隊打過工,知道大概怎么挖。”韓萬里說。2000年初,韓萬里在考古隊打工的經歷,使他成為略微懂行的盜墓者。

孫某林說:“現場有很多草,我們怕把草壓壞顯出痕跡,就在草地上鋪上一層花布,把盜洞挖出的土倒在布上,再往遠處運土后撒開。這樣就不會引人注意了。如果沒有挖出東西,就用鐵棒和木棒做一個四邊形的支架,將裝滿土的編織袋塞在洞口,再在洞口上面用沙土掩蓋。”

十幾天過去,顆粒無收。

孫某林只能帶人失望地返回河南。

可是,賊心不死。

沒過幾日,孫某林、馬某選二人再次糾集王建韜、夏某某太、蘇某奎等人,預謀再次到都蘭縣盜掘古墓葬。

孫某林、馬某選等再次來到羊圈墓的盜洞進行挖掘,但仍未盜得文物。

幾個人再次商議,到血渭一號墓東側一平臺處進行盜掘。

經過兩夜盜掘,646件文物在盜墓者的貪婪欲望下,被迫“重見天日”。

被警方追繳的被盜文物

被警方追繳的被盜文物

“下到墓里的人用了3個蛇皮袋子,將東西打包裝好,運回了家里。后來夏某某太和孫某林拿走所有的東西去清洗。”王某韜說。

“寶貝”挖到,他們是否就圓夢了呢?

銷贓無果終落網

“聽到挖出東西的那一刻,心里卻沒有那么高興了,更多的是害怕。”蘇某奎說,“心里總是不踏實,總感覺要出事。做賊心虛吧。”

被警方追繳的被盜文物

文物出土后,幾個人商議將盜得的文物進行清點交由蘇某奎保管,各自尋找買主銷贓。期間,夏某某太從蘇某奎處拿走32件文物藏匿于家中。

孫某林和夏某某太等人多方聯系買家,一直沒能出手,不是有人嫌棄“寶貝”破損嚴重,就是認為要價過高,“寶貝”一直在手中,無法出售。

6月11日,參與盜掘的王建韜和韓萬里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的第三批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員。

“東西一直賣不出去,我們都有點慌了。”王建韜說。坐立不安的他逃往浙江。

6月15日,王建韜落網。

專案組民警克服疲勞、馬不停蹄,歷經17天,先后輾轉河南省、浙江省、山西省等地,行程兩萬多公里開展追逃、抓捕工作。在相關地區公安機關的積極協助下,專案組民警通過信息摸排、喬裝蹲守,與獲悉“風聲”的在逃嫌疑人斗智斗勇。

回到家后,韓萬里聽說有同伙被抓,立刻坐不住了,“心里不踏實,我就去內蒙古了。6月11日,我知道自己被通緝了,心里很害怕,可我還是揣著僥幸心理,放棄了自首的念頭。”

7月23日,韓萬里最終沒有逃過警方的追捕。

“現在想來,真的很后悔。早點自首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出路。以前給考古隊干活,漸漸知道文物值錢,就想著撈一把。這么多年,的確參與過多次盜墓活動。如今被抓了,也是解脫,我愿意踏實服刑,重新做人。”韓萬里說,“我想對還在揣著‘盜墓能掙錢’想法的人說,要本分做人,千萬不要做偷雞摸狗的事,也不要做一夜暴富的美夢。錢還是要自己親手掙才花得踏實。”

打擊文物犯罪任重道遠

“可以說,外地專業盜墓人員對青海盜墓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”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刑警支隊支隊長盧成章分析,“該案于外省的盜掘文物案件相比,相似之處就是作案工具和手法大同小異,不同之處在于外省案件基本都是當地人參與,這起案件卻是本地人和外地人勾結作案。”

該案發生的地域面積廣闊,人員稀少,案發現場很難被發現,犯罪團伙之間多以“外號”相稱,僅知道籍貫和大致年齡、體貌特征,人員身份很難查找,嫌疑人身份很難認定。在多個部門的全力支持和幫助下,專案組民警通過大量走訪調查、數據碰撞比對和分析研判,才逐一確定了其他嫌疑人的信息。

都蘭縣副縣長、公安局局長范增智說:“只要能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,花費再多時間我們也不怕。”

點多、線長、面廣依然是都蘭文物保護工作面臨的嚴峻形勢。青海省文物管理局局長牛軍表示:“下一步,我們將加強文物執法隊伍和文保員隊伍的建設,不斷提高田野文物保護工作的能力和水平。努力提高人防、物防、技防水平,加快提升文物安全防范水平。”

公安部刑偵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近年來,文物犯罪日趨專業化、智能化、隱蔽化,作案手段和犯罪工具不斷升級,給文物保護工作和公安機關偵查破案帶來諸多困難。公安機關積極創新打法,轉變偵查方式,始終保持對文物犯罪的高壓嚴打態勢,全力遏制文物犯罪活動的多發勢頭。同時,會同文物管理部門不斷完善打擊和防范文物犯罪長效工作機制,加強協作配合,打防管控多管齊下,提高群眾文物保護意識,切實保護國家文物安全。

在公安部的組織指揮下,青海警方打擊文物犯罪專項行動新添戰果,一舉偵破了“3·15”盜掘古墓葬案。

文物價值

截至目前,專案組共抓獲“3·15”盜掘古墓葬案犯罪嫌疑人26名,其中包括涉嫌盜掘文物的2名公安部A級通緝令犯罪嫌疑人韓萬里、王建韜,查獲涉案文物646件,經文物部門專家鑒定,一級文物14組16件、二級文物49組77件、三級文物132件、一般文物421件。

騎射形金飾片。唐·吐蕃,一級文物。

此飾片整體輕薄,周緣有釘孔。武士形象威武,策馬飛奔,滿弓拉弦。頭戴山形冠飾,兩根辮子垂于腦后,八字須,大耳墜,著窄袖對襟翻領聯珠紋圖案服飾,革帶上佩戴箭箙佩劍,腳著皮靴,馬鞍、馬鐙等馬具刻畫清晰。

人身魚尾形金飾片。唐·吐蕃,一級文物。

此飾片整體輕薄,花紋鏨刻而成。整體呈長條形,前寬后窄,周緣有釘孔。前端為人物形象,束發額帶,后飄綬帶,著翻領袍服,左持來通,右抓羽尾,身帶雙翼,下為鳥足,身后為回旋魚身魚尾,有魚鱗紋飾,鏤空處原鑲嵌有寶石,已脫落。器物可能屬于劍鞘的裝飾。

金覆面。唐·吐蕃,二級文物。

覆面是葬禮中覆蓋在死者面部的遮蓋物。此組覆面由眉毛、鼻、眼、嘴組成,一眼缺失。眉毛彎曲上揚,鼻梁挺直,鼻翼凸出,眼睛彎挑,嘴唇閉合。各部分均施以方格鑲嵌綠松石,綠松石大部分已脫落。

資料來源:中國警察網、國家博物館官方網站

本端融媒體記者  王婭玲/整理匯編

文章來源:中國文化傳媒網 責任編輯:王婭玲

相關閱讀:

熱點新聞

精彩專題

更多»

主管單位: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主辦單位:中國文化傳媒集團

關于我們 | 網上讀報 | 網站地圖 | 廣告刊例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我們 | 本網聲明 | 版權聲明

京ICP證11060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0004 京網文[2010]0444-036 ISP許可證B2-2011008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2631

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93-5 禁止利用互聯網等從事違法行為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10)63213130 63213114

? 2017 中國文化傳媒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北京赛车pk106码技巧